站内搜索: 搜索

 

   
首页 梧州概况 地方志书 方志工作 名胜古迹 地方特产 政民互动 调查征集 政务咨询 网上办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方志工作
孙中山普及教育的办学精神对民国时期广西教育的影响
发布时间:2019-05-05 10:05:00 

 
  伟大的革命先行者孙中山,非常关心祖国的教育事业,他曾在各种纲领性文件和一些重要文章中,多次提出要实行普及教育,实现大众化教育的主张。他认为“学问为立国根本”,[1]“要建设一个新地方,首先在办教育,要办普及的教育,令普通人民都可以得到教育”。[2]孙中山先生在广西活动时,也进行了多次演说,督促广西的教育人士兴办学校,普及全民教育。在他这种普及教育的办学精神影响下,广西教育界的一些有识人士,在民国时期新桂系统治期间,根据广西地方的需要和实际,规划和设计教育发展方案,采取一系列措施进行教育普及,实行全民性教育,使全省各类教育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发展。
  一、小学义务教育
  孙中山认为要普及教育,首先从小学教育着手,使普通的适龄儿童都能接受免费教育。他在《地方自治开始实行法》中指出:“凡是在自治区之少年男女,皆有享受教育之权利。学费、书籍、与及学儿童之衣食,当由公家供给。”国民党的《政纲》中也载明他的这种主张:“要厉行教育普及,以全力发展儿童本位之教育,整理学制系统,增高教育经费,并保障其独立。”民国10年(1921年),孙中山在广西的阳朔、桂林等地讲演,指出广西最紧要之事就是要普及教育,特别是普及小学义务教育。如他在桂林演讲《知难行易》时指出:“要教育少年。那班少年受了教育,十多年之后,便成有用的人才,可以继续你们前辈去办事。如果他们失了教育,你们以后的人才,便新旧不相接,以后的事业,便没有人去办……所以本大总统希望诸君令桂林周围的人民,无论贫富,凡是在十岁以下的儿童,都要给他们教育……无论是先生或学生,各尽各的能力,担负责任,来同心协力去调查四乡的户口,多办义务学校,让一般没有钱的人都可以去读书……或者是办露天学校,当街讲演。”这些讲演给广西的有志之士和教育界人士触动很大。民国14年,以李宗仁、黄绍、白崇禧为首的新桂系统治广西后,领会到孙中山“学校为文明进化之泉源”,[3]“要将民国造成一极乐之世界,非国民有充足之智识不为功”[4]思想的内涵,致力于发展教育,把发展教育作为“振兴广西,复兴中国”的重要组成部分,任用了马君武、李任仁、雷沛鸿等著名的教育人士进行具体规划、实施。教育家雷沛鸿年轻时在广州求学,“非常崇拜孙中山先生”,向往孙中山的三民主义,决心要“为人群争自由平等,为人民争民权,为民众开辟生活大道”,这成了他往后致力于教育事业的思想基础。他的社会理想和孙中山所倡导的“天下为公”、“普及教育”一致,就是“教育为公,学术为公,天下为公”,[5]“教育是人民的权利,而非人民的义务,强迫而又免费的实施是政府的义务,而非政府的权利”,[6]而“整个教育,以协助三民主义的实现为其终极鹄的”。[7]民国22年,时任广西教育厅厅长的雷沛鸿向省政府提交《广西普及国民基础教育五年计划大纲》(次年根据实际情形复修订为六年计划大纲)等议案获得通过后,即率先在全国发动普及国民基础教育运动,规定“凡应入学的儿童及成人,除身心不健全或因生活关系不能入学者,可以呈准缓学或免学外,一律强迫入学。”鉴于大规模的免费教育需要大笔资金,省政府也要求各县建立学仓,筹储校款,指定在全省粮赋中附加二成作为义务教育经费,并准提地方公产为教育经费,使教育事业有所推进,入学读书的儿童增多。广西普及国民基础教育运动从民国22年10月至民国29年5月,历时6年多,这期间,全省范围内出现设校办学高潮,“在已有小学地方,旧式小学均能迅速地改办基础学校或中心基础学校;在未有小学的地方,或将祠堂庙宇改办,无可改办者从事营造。”[8]全省基本上实现了每个乡镇设有中心国民基础学校,90%的行政村(街)设有国民基础学校。民国23年,全省小学在校生85.5万多人,民国29年上升到158.7万多人,民国32年又上升到181.1万多人。这是民国时期广西小学教育发展最快、在校生最多的时期。广西的这一做法,后来被国民政府教育部向全国推广。
  二、中高等教育
  孙中山主张“学校之等级”,应“由幼稚园而小学,而中学,当陆续按级而登,以至大学而后已。”[9]因此,他不但非常关心普通适龄儿童的初级教育问题,还非常注意对中高等人才的培养。民国12年(1923年),他把国立广东高等师范、省立广东政法大学和广东农业专门学校合并办国立广东大学,同时附设师范、中学等。当时主持广西教育的雷沛鸿和著名学者马君武都非常赞同孙中山的这种观点,极力主张发展中高等教育。在广西普及国民基础教育运动开始几年之后,由于受过国民基础教育的学生人数剧增,更高层次的教育问题就成为亟待解决的课题。而当时受教育体制和中等学校数量的限制,中学招生数量非常少,应考者与被录取者之间的比例十分悬殊,“往往有招生一班,而投考者多至二三千人”,[10]许多青年无法得到继续接受教育的机会。雷沛鸿看到广西原有的普通中学已不适应国民基础教育发展和社会形势的需要,便决心创设一种新型的中学——国民中学,“使教育制度能与社会新要求相应和”,[11]解决青年人的读书问题。民国25年,雷沛鸿关于国民中学的全面规划,经省政府委员会讨论通过付诸实施。该规划规定县立各师范学校改为国民中学,还规定,国民中学以县立或数县联立为原则,设校地点以农村为原则。国民中学创办初期,发展迅速,5年之内达到两县一所以上,中等学校学生中每3人就有1人以上是国民中学学生。到民国32年,设校数超过三分之二以上县份,在校生达1.6万人以上。据不完全统计,国民中学先后培养了近2万名毕业生,他们中间不少人毕业后当乡、镇长或村、街长,或任国民基础学校的教师,成为农村建设的骨干力量。它的创办,对改变广西人才紧缺状况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高等学校的创办是和马君武、雷沛鸿等人士的努力分不开的。马君武曾任同盟会秘书长,为孙中山的得力助手。孙中山提出的让普通贫困的人都能上学的办学精神得到马君武认同。民国10年(1921年)他任广西省长,提出“注意人才、经济两端”的主张,加强对人才的培养。广西过去没有大学,富家子弟都到省外读书,而家庭困难的青年很少有机会受到高等教育。为了让贫困子弟有上大学的机会,马君武于民国16年应省政府之聘于梧州创办广西第一所综合性大学——广西大学,后改称国立广西大学。到40年代初,国立广西大学设备优良、仪器完备,“经费之充足,尤为全国各大学之冠”。[12]国立广西大学培养了大批各类专门人才。民国21年,广西省立师范专科学校在南宁成立,后改迁桂林。它是近代广西第一所正规的高等师范学校,培养了一批中等教育师资和革命人才。师专毕业生分布各地,为广西的教育,为抗战和革命事业作出了贡献。民国23年,在南宁成立广西省立医学院,是广西第一所高等医学院校。它的创办开创了广西医药卫生正规教育的历史,培养了一批医药卫生专门人才,促进广西卫生事业的发展。民国34年,雷沛鸿于百色创办西江学院(后迁至南宁)。当时国立广西大学、桂林师范学院等广西仅有的三所高校均在桂北,桂西南地区没有一所大学,西江学院的设立“填补了桂南无高校的空白并带动桂南中小学教育的提高”;[13]使广西最为落后的“右江壮族地区,有了历史以来的第一间高等学校”。[14]
  三、成人教育
  孙中山对成人教育一向重视,他曾指出:“教育少年之外,当设公共讲堂、书库、夜校,为年长者养育智识之所。”[15]受此影响,民国初年,广西各地举办半日(夜)学校、简易识字学校、公众补习学校等,成人教育有所发展。民国5年(1916年),全省先后设立公众补习学校45所,是当时设校最多的省份。这时期广西民众教育走在全国前列。30年代,新桂系在发展各类教育中重视开展成人教育,开办通俗教育讲演所、平民学校、民众夜校、民众学校。民国20年,李任仁任教育厅厅长。在孙中山发展成人教育的号召下,他十分注重成人教育,令各县设立民众学校,男女兼收,不收学费,还规定民团后备队集训期间一律兼施补习教育。此后,各县还设立了民众补习学校、民众教育馆、民众问学代笔处、民众阅报处。民国28年,新桂系政府决定掀起“成人教育年”活动。全省各级国民基础学校、公私立中等学校和其他文化实业团体均设立成人班至少2班,让失学成人分期分批就学。应入学的成人拒不入学或无故中途退学者,处以罚金、罚工等,教育风气盛极一时,出现了广西成人教育的高潮。当年内结业人数达180余万人,对乡村基层建设事业起到一定的促进作用。广西成人教育年堪称盛举,不仅在广西历史上是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而且在全国实属罕有。
  四、妇女教育
  孙中山把女子教育作为当前“最要之事”,而且从提高女权的角度来看待发展女子教育问题,说“教育既兴,然后男女可以望平权”。[16]“而女子师范尤为重要”,[17]他常到广东女子师范学校进行指导,并作讲演。在他的影响下,广西省政府加大了妇女教育的力度。民国4年(1915年)后,桂林先后成立了公立振坤女子实业学校、桂林县女子机织科传习所等。民国11年,广西省立第一中学开始招收女生,实行男女同校。民国15年至16年,桂林、梧州、南宁、柳州先后设立4所女子师范学校。民国17年,南宁成立省立第一妇女工读学校,招收14岁~35岁的失学妇女。后开办南宁区公务人员眷属学校、桂林军团眷属工读学校,柳州、平乐等地也成立县立妇女工读学校。民国22年开展的国民基础教育运动,在国民基础学校中开办妇女班,妇女的“热烈参加,更不可数计”。据天峨县表证中心学校校长报告,天峨县“每晚有提灯渡过荒山荒岭襁负婴儿前来就学的妇女与壮丁,若断若续,复若闪若现,其盛况有难以言语形容者。”[18]
  五、少数民族教育
  孙中山对少数民族教育也非常重视。民国成立后,教育部设置“蒙藏教育司”,专门掌管少数民族教育事务。民国10年(1921年),广西尚无所谓“民族教育”,孙中山在桂林接见省立第二师范学校校长时,询问了少数民族的受教育情况,并告以广西兴办民族教育的重要性。广西省政府按照民国政府教育部要求,着手发展少数民族教育。民国20年,规定凡苗瑶的乡村,都要设立特种学校。民国22年,要求少数民族聚居区各县举办国民基础学校,每年在省地方预算中专门开列特种教育补助费。民国24年,24个地居偏僻、贫困的县份首先开办表证中心国民基础学校。同年,在南宁成立省立特种教育师资训练所,为少数民族教育培养师资。就读的少数民族学生一律免缴学杂费和膳食费,并发给制服、棉衣、棉被、蚊帐和书籍文具等。民国25年,省政府规定:对少数民族地区山岭重叠、住户稀散的乡村,儿童不便集中一校施教者,由当地国民基础学校巡回辅导。据统计,民国26年,全省少数民族散居区域共219乡,1026村,已设中心国民基础学校36所,国民基础学校610所,比民国21年之前增长约21倍。此外,少数民族地区还先后创办了一些主要招收少数民族子女的小学校,为少数民族的子女提供了接受教育的机会。新桂系在经济文化极其落后的少数民族地区设立许多小学校,这在广西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参考文献]
  [1]孙中山.民国教育家之任务[A].总理全集(第2集)[C].95.
  [2]孙中山.知难行易[A].总理全集(第2集)[C].227.
  [3][9][15]孙中山.地方自治开始实行法[A].总理全集(第1集)[C].863.
  [4]孙中山.实行三民主义及开发阳朔富源方法[A].总理全集(第2集)[C].282.
  [5]雷沛鸿.我的自由[A].雷沛鸿文集(上册)[C].6.
  [6][8][18]雷沛鸿.广西国民基础教育运动的时代使命[A].雷沛鸿文集(下册)[C].3.
  [7]雷沛鸿文集(续编)[C].
  [10][11]雷沛鸿.国民中学与学制改革[J].广西教育研究3(5).
  [12]秦军.广西大学今昔[Z].抗战以来全国专科以上学校最近概况[Z].
  [13][14]韦振鹏.毕业爱国,振兴教育[A].雷沛鸿纪念文集[C].
  [16][17]孙中山.女子教育之重要[A].总理全集(第2集)[C].147.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01年第5期

主办单位:梧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联系地址:梧州市冬湖路1号 邮编:543002 联系电话:0774-6022024
  网站标识码 4504000030     桂ICP备12005716号-1

桂公网安备 4504050200007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