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搜索

 

   
首页 梧州概况 地方志书 方志工作 名胜古迹 地方特产 政民互动 调查征集 政务咨询 网上办事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方志工作
抗战中的广西学生军与工农结合的特点、作用及原因
发布时间:2019-06-04 10:57:00 

  从1936年5月底到1941年8月,国民党广西当局共组织过三届学生军。第一届是为配合桂系当局“反蒋抗日”的“六一运动”而组建,成员100多人。虽然只存在1个月时间,但还是在乡村为宣传抗战做了一些事情。1937年12月,当局组建第二届广西学生军,任务主要是跟随桂系部队到省外抗日,做群众的宣传组织工作,人数300多人,时间1年多。1938年12月,组建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成员4000多人,时间将近3年。由于第三届人数多,时间长,因此,本文将重点放在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方面。
  第三届广西学生军从建立到1941年8月结束,足迹踏遍大半个广西和广东南路9个县的山山水水,在城镇乡村和厂矿播下了抗日火种。它虽然是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但却自觉不自觉地响应中国共产党的倡议,走上了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壮大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力量,并在这其中锻炼成长。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年之际,探讨他们与工农结合的特点、作用和原因,相信会对当前加强革命传统教育和爱国主义教育有一定的作用。
  一、广西学生军走与工农相结合道路的特点
  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是毛泽东同志在抗日战争中给延安青年学生指出的青年运动的正确方向。1939年5月初,毛泽东同志发表《青年运动的方向》演说,提出:“看一个青年是不是革命的,拿什么做标准呢?拿什么去辨别他呢?只有一个标准,这就是看他愿不愿意、并且实行不实行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愿意并且实行和工农结合的,是革命的,否则就是不革命的,或者是反革命的。”毛泽东这一论断,实际上是基于中国共产党一贯坚持的全民抗战的思想,结合当时青年运动的实际做出的。毛泽东说,中国革命至今还没有胜利,主要是因为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农劳动群众还没动员起来。“只有动员占全国人口百分之九十的工农大众,才能战胜帝国主义,才能战胜封建主义”。所以,全中国的知识青年和学生青年,一定要和广大的工农群众结合在一块,和他们变成一体,才能形成一支强有力的军队。那么,怎样去结合,又怎样和他们变成一体呢?这就是把工农大众“动员起来,组织起来”。
  虽然,毛泽东在延安的讲演原稿没有直接传到学生军当中,但由中国共产党领导人集体智慧形成的这些思想,在这之前,就已经由其他领导人表达过,并通过报刊杂志和中共地下党员以及进步人士的宣传,对第三届广西学生军的成员产生积极的影响。
  1937年12月31日,周恩来公开发表《现阶段青年运动的性质和任务》的讲演。周恩来说:战争了,我们再不能安心求学了。成千上万的青年人无家可归,无学可求。然而我们应该骄傲,应该自豪,因为在这样大的动乱时代里,可以把我们这一辈的青年锻炼得更伟大,前程更远。周恩来说:“我们今天应该努力的方向是什么?我贡献给青年朋友的有四个:第一到军队去……随时到直接杀敌的战场上去。第二到战地服务去——战地的民众缺乏组织……我们得去把他们组织起来。武装起来……至少也得做到军民合作,使汉奸活动不易。第三到乡村中去……今天的后方民众,由许多还不知道抗日是什么一回事……必须有组织地、直接地下乡发动群众,使农村壮丁勇敢地、自动地到前线去。在工作的时候,我们得优待抗日军人家属的问题……使他们没有后顾之忧……第四到敌人占领的地方去……”
  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把自己的任务确定为“叫”(宣传动员)、“裹”(组织训练)、“打”(作战),把“叫”和“裹”摆在前面,集中地体现出学生军宣传群众、组织群众的作用。充分说明第三届广西学生军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因此完全可以说,第三届学生军存在的3年,是抗日的3年,也是与工农结合的3年。
  广西学生军与工农结合的具体方式主要有如下几点:
  1.以歌咏和戏剧吸引群众。广西地处边陲,消息闭塞,但民风纯朴,喜爱以歌传情,以歌会友。学生军抓住这一特点,每到一个地方,总是在村镇,在街头、剧场或其他公共场所作歌咏演唱,吸引当地的群众。得到老百姓认可和接纳之后,便研究与利用当地民歌,通过组织“山歌比赛”等形式,鼓动善歌的人在街头或广场用当地语言竞相演唱,扩大影响。由于形式是通俗的,语言是熟悉的,使当地的群众感到兴奋与亲切,“虽五六十岁的老婆婆也伊伊呀呀的唱起来”。在进一步密切关系的基础上,学生军上演抗战戏剧,用老百姓的悲惨遭遇和日本鬼子的残暴跋扈激起群众对日寇的激愤,使群众明白“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道理,同时也加深对学生军的了解。
  2.通过儿童结识群众。由于历史的原因,一般的民众都是害怕官兵的。有时学生军到达某村、某寨时,家家户户都把大门关上,任你怎么拍门也不打开。年轻的壮丁和妇女更是躲起来,并且拒绝卖米给学生军。在这个时候,学生军往往就在老百姓的门外唱起歌来,渐渐地,引来了好奇的孩子。学生军便给他们讲有趣的故事、说笑话或教唱歌曲,很多的小孩都来了,歌声和笑声连成一片。不久,他们的祖母也来了。当老人家认为学生军“不是害人的‘兵’时”,便把他们带回家里去。“起初在一两家热闹起来,渐渐分散在很多家里”,煮了番薯、芋头给学生军吃。此外,学生军的女兵还特别注意做妇女工作,她们深入一家一户,用认干妈、拜姐妹的办法,和群众建立亲密的关系,取得群众的信任,从而使学生军站稳脚跟。
  3.帮助军人家属和工农群众劳作。不光在口头上讲,而且在行动上做,这是学生军与工农能结合的主要方式。每到一处,他们都帮群众耕种收割,挑水砍柴,扫地补漏,还和矿工下井工作。“一面工作,一面和他们谈起关于前方抗战的消息,及敌人在沦陷区的种种暴行”,群众看到那些娇嫩的女生和向来没有下过田、下过井的书生,“现在为了工作的开展忍受这一切的痛苦”,“他们都表示非常的感激”。对那些儿子参军后一年半载都没有回信的军属,他们便安慰说:“你的儿子大概是在很远的地方当游击队,每天在山里和敌人打仗,因此他们很难寄信回来;老人家是用不着担心的。”“无形中已给与他们不少的精神慰藉,和提高了不少的抗敌情绪”。
  4.办学习班以发动群众。办学习班,既能密切群众关系,又能更深层次地开展宣传工作。无论在城镇或乡村,学生军都根据老百姓的需要举办各种类型的学习班,合理安排学习内容。对那些文盲、半文盲的工友村民,他们办起扫盲识字班和读书班,有时“清早五时就起身,带了一毛钱做饭费,到乡下去教妇女成人班的课”,有时缺乏台凳、书籍、纸张,不能堂皇地办起训练班,学生军便办起家庭读书小组,五个十个聚在一家,有时甚至三个两个也不妨,坐在矮凳上,门板当黑板。为发动梧州火柴厂的女工参加夜校学习,女兵们白天到工厂与女工们一面做工,一面谈心,耐心教导她们,终于使她们冲破工头设置的阻力,参加夜学班学习文化,接受抗日救亡的宣传。此外,学生军还举办“失学青年训练班,成人班,各种勤务班,救亡工作技术训练班,青年干部训练班,升初中补习班……”等等,所到之处,老百姓都发动起来了。
  5.建立书报阅读处以教育群众。虽然学生军的经费来源不多,但他们仍然想方设法让群众从书报上知道更多的抗战消息和其他各种知识。除“每人每月照例捐两角钱作书报费外,再来节食,每星期决定吃四餐芋头、山薯,将省下的钱来购订书报”,在城镇乡村办起“民众书报阅读所”、“民众阅报处”。书报放在用木板钉成的“桌子”上,时事墙报与抗战的连环画图挂在墙上,还贴挂着许多军事的图画和标语。书报室内常常能看到“热闹的乡民”,书报“都被民众粗大的手摸烂了”。当年《救亡日报》的记者说,这种书报室“可以给他们得到了具体的体念而增加了他们对于军事的各种知识”,这种评价是恰当的。
  6.成立各种抗日团体以组织群众。能否把宣传发动的成果巩固下来,组织工作非常关键。无论在城市或偏僻的乡村,学生军都把组织政工团、战工团、武术团、妇女抗敌后援会、歌咏队、剧社、儿童救亡工作团等等工作放在重要的议程上。在苍梧县,学生军还利用群众中传统的“姐妹会”形式来发动和组织妇女群众,在此基础上成立“妇女支援前线抗日救国会”。妇女很受鼓舞,“自动发起募捐”,“组织会员开办农植场,生产粮食,支援抗战”。
  二、广西学生军走与工农相结合道路的作用
  通过将近3年的艰苦工作,学生军用青春书写了壮丽的历史画卷。正像广西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黄嘉所说,第三届学生军的的历史功绩是明显的,不容抹煞的。
  一是起了宣传队的作用。3年中,在宣传动员方面,演出戏剧2万多幕,歌咏演奏6万多场,演讲5万多次,出版墙报和书写标语、漫画等20多万条(幅),办刊办报80多种,编印小册子10万余本,散发各种宣言、告示20多万份。建立书报文化室300多处,民众服务处、问事处220多个。
  二是起了播种机的作用。所到之处,开展实实在在的组织工作,建立起各界青年、群众参加的歌咏队、歌剧团160多个,1.7万多人参加;各种儿童救亡团体80多个,妇女救亡团体120多个,工人训练班40多个,各种学习班、读书会2600多个;组织游击队15个,还有少年先锋队、士兵训练团和锄奸队等;总共组织训练的团体3900多个,46万多人(次)参加。特别是中共地下党员经过比较系统的举办训练班之类的工作,在许多地方播下了革命的种子,为后来发展广西的革命事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
  三是起了战斗员的作用。广西学生军参加打击日寇的大小战斗130多次,参加战斗的人数前后970余人。此外,还抬送伤员1万多人次,解决军民纠纷等6000多次,筹集军粮数10万斤。对此,日本侵略者和汉奸对学生军恨之入骨,咒骂学生军是一群“有福不享,有书不读,成天钻野地山沟”的“亡国军”,还贴出布告“抓住学生军一名,赏银二千”。英勇的学生军不怕威胁,不怕牺牲,有10名学生军成员在对日战斗中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四是起了大熔炉的作用。3年中,学生军通过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世界观得到较大的改造,不少人从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成长为向往光明、追求进步的革命者,由初步接受马克思主义的青年学生变成了更加坚强的无产阶级先锋战士。
  三、广西学生军与工农
  相结合的原因探析
  作为一支由国民党广西当局组建的学生军,能够像中国共产党领导人的要求的那样,坚持走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这在一些人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其实,每一件历史事件的发生,都是当时历史条件共同作用的结果,第三届学生军与工农结合的实践也是这样。
  (一)青年学生迫切要求成长进步,有所作为,是广西学生军与工农结合的思想基础
  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打响了大举侵略中国的枪声。1938年10月,广州、武汉失陷。大半个中国落入敌手。由于国民党军队的节节败退,国民政府被迫迁往重庆。之后,日军从广东西进,占领三水,长沙自危,大火冲天,广西危在旦夕。值此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刻,青年学生再也无法平静地学习和生活。他们热血沸腾,纷纷要求保乡卫国,酝酿着建立自己的救亡组织,开展救亡工作。当广西当局决定招收第三届广西学生军时,青年学生有的兄妹争相报名,有的虚报年龄、学历,有的从国外赶回来,争先恐后要投身到伟大的抗日斗争中去,报名人数“竟有一万八千多人”,远远超出原定的1200个名额。当局只好增加招生名额,把人数扩大到4269人。他们当中,大部分是农家子女,也有地主、商人家庭和军政教育界人士的子女,多数刚从初中、高中学校出来,有少数是大学生、小学教员和行政机构的职员。
  学生军虽然来自四面八方,文化程度和思想水平参差不齐,参军的个人动机也不尽相同,但大家都有一股爱国热情,有追求进步和有所作为的强烈要求。在政治学习中,他们参加读书会,遵守学习制度,阅读进步书刊,开展讨论和互教互学。他们的待遇不高,许多人还靠家人接济,但大家却舍不得乱花钱,把仅有的一点零用钱买书,有的同学在穿上军装后把原有的衣物卖掉,把钱拿去买书。为了用有限的钱能看更多的书,他们互相约定,分别购买不同的书刊,互相借阅。行军时,他们宁可丢掉一两件衣物,也不肯丢弃一本书,他们随身带的最珍贵的东西,除了武器,就是书刊。每到一个新的驻地,大家第一件要紧的事就是把所带的书刊集中陈列出来,互相借阅。
  那时,学生军中一部分思想比较顽固的军官,对学生们阅读进步书刊是反感的,初时还只是采取暗中监视和阻挠的态度,后来竟至查禁,甚至对携有“违禁”书刊的人进行迫害。但进步思想是查禁不了的,同学们仍在如饥似渴地秘密阅读和学习,并且对一些重大的理论问题,进行专题研究和讨论。许多人就是通过这种学习使思想认识得到提高,而成长为坚强的革命者的。
  除了政治学习外,学生军还开展文化学习和各种宣传技能的学习,邀请音乐家赵启海教唱救亡歌曲和传授音乐知识;请画家赖少其、叶浅予来指导学生绘画和写美术字。各团、队在生活委员会之下分设了许多小组,一面学习各种宣传技能,一面开展宣传工作。
  学生军在桂林集训期间,在训练的同时也参加社会活动,对外进行抗日宣传。出版了大型墙报,排练活报剧到街头演出。一团在桂林集中时,遇到敌机空袭,街上房屋被炸起火,有的百姓被炸伤亡,学生军立即在警报声中奔赴现场救火和抢救伤员。二团在从荔浦行军到桂林集中的途中,得悉汪精卫发表“艳电”,公开叛国投敌,他们在到达桂林的当晚,不顾行军疲劳,立即举行声讨汪逆的示威游行。学生军还参加了桂林市的义卖献金、支援前线的活动,他们把《新华日报》桂林分销处捐赠的印有《论持久战》的报纸拿去义卖,既得钱支援前线,又扩大了政治影响。
  学生军这种勤奋好学,积极向上,学做结合的优良风气,培养和造就了一大批有用之材,为广西训练和输送了一大批干部,许多人后来成了音乐家、画家、作家、诗人、教授、学者,成为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广西地方组织领导的革命斗争的领导骨干,在解放后担任了各级党政机关或部门的领导职务。
  就国民党广西当局来说,他们成立学生军的目的,除了发动民众抗战这一点以外,主要的还是为巩固他们的统治,培养其后备力量。但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广西学生军中竟然出现了一支反对其统治的坚强力量。在抗战后期和解放战争时期,许多当年参加广西学生军的人士参加了共产党领导的革命队伍,或者成了这些队伍的发起者和领导者,他们发动群众,依靠群众,为推翻国民党在广西的统治,为广西各族人民的翻身解放做出了重大的贡献。这就充分地说明,只要坚持进步,有所作为,就能坚持与工农相结合,把自己锻炼成为一个对国家对人民都有所作为的人。
  (二)中国共产党关于全民抗战的思想,是广西学生军与工农结合的理论基础
  正当日本侵略军垂涎中国华北的时候,中国共产党就发表了《为抗日救国告全体同胞书》(八一宣言),提出了动员全国老百姓参加抗战的思想。卢沟桥事变发生的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又提出“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的观点。之后不久,中国共产党发表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再次提出“全国人民总动员”和“为动员一切力量争取抗战胜利而斗争”的响亮口号。中国共产党这些观点、主张和口号,受到全国人民的拥护,也对国民党广西当局产生一定的影响。从李宗仁1936年提出“必须发动整个民族解放战争”的“焦土抗战”主张,到1936年5月底组织第一届广西学生军下乡宣传抗战,到广西当局与中国共产党达成抗日救国协定,再到1937年12月组建第二届广西学生军北上抗日,表明桂系集团的领导人开始认同中国共产党全民抗战的主张。
  1938年,周恩来在从武汉撤退途中,向白崇禧介绍了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和毛泽东《论持久战》的思想,提出“从政治上去发动民众参加战时工作,协助军队……袭击敌人”。周恩来还鼓励白崇禧放开胸怀,坚持抗战,争做民族英雄。这次谈话,对白崇禧产生很大的影响,第三届广西学生军的建立和后来白崇禧批准购买10万册《论持久战》分发给广西军政干部作为必读书目,都说明广西当局已经在行动上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全民抗战的思想。
  1938年12月,第三届广西学生军在桂林集训期间,先后听取叶剑英、范长江、夏衍、陈农菲、洪琛、张志让、张铁生、陆诒等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以及日本反战同盟的鹿地亘、台湾抗日组织的秘书张一之,朝鲜抗日义勇队的金奎光等作专题演讲和报告,直接受到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影响。
  学生军分赴各地工作后,每个中队都建立起“救亡室”,买有大批的进步书刊,艾思奇的《大众哲学》,斯诺的《西行漫记》以及《新华日报》、《救亡日报》和《群众》、《解放》等刊物,都可以看到。甚至连《论持久战》和《论新阶段》等书籍也能堂而皇之地摆到书架上,成为学生军最爱读的书籍之一。
  广西学生军能在实践中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尊重群众利益和风俗习惯,学习方言土语,在驻地为群众做清洁卫生工作,教小孩唱歌识字,帮群众挑水做饭、打柴割草及各种家务劳动。通过家访,建立办事处、问事处来帮助解决群众婆媳不和、姑嫂吵架、兄弟分家、邻里纠纷等具体问题,与群众打成一片,说明他们真正接受了中国共产党关于全民抗战的思想,执行了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政策,从而使全民抗战的思想成为其走与工农相结合道路的理论基础。
  (三)共产党实际控制了学生军的基层领导权,是广西学生军与工农结合的组织基础
  面对抗日救亡的严峻形势,中共中央召开六届六中全会,强调必须“扩大民众运动和发展民群团体(工、农、商、学、文化界、妇女、青年、儿童各种组织),动员广大民众积极参加抗日战争”。根据中共中央这一精神,中共广西地下党组织也把工作转到动员群众抗战上来。在广西学生军组建的时候,中共广西省工委指示各地大中学校的党员发动青年学生参加学生军,要求通过地下党员和进步群众秘密掌握和影响这支青年队伍,宣传中共坚持团结抗战,反对妥协投降的政治主张,组织各阶层人民群众,组织开展抗日救亡运动。1938年12月,各地党组织派出90多名共产党员参加学生军,并在各团建立中共支部或总支部。虽然后来根据上级指示取消了支部和总支部,但党员仍通过单线联系的方法接受上级组织的领导和在实际工作中发挥作用。
  第三届学生军在存在的3年时间里,中国共产党的作用在中队及以下组织一直呈上升趋势。主要表现在如下几点:
  1.中共党员通过宣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使中共的主张得以在学生军中贯彻落实,推动抗日救亡运动的发展;
  2.绝大部分共产党员通过个人的良好表现,得以担任各团的班长,从而掌握学生军的基层领导权;
  3.有10名党员干部分别担任中队、大队和团的政治指导员,不但对下面的中共组织活动起到领导和保护作用,而且能够在政治上影响上层领导人;
  4.在部分中队和大队,工作计划和工作部署需经中共地下支部或总支部研究确定后,才能交团政治室以团部名义公布;
  5.在后期,大量发展共产党员,壮大进步力量。1940年7月至1941年8月,发展党员100多人,连同原有党员占全团人数13%强;
  6.中共党员周围团结了一批倾向共产党的进步青年,在抗日战争后期和解放战争期间,他们和学生军原来的党员一道,成了革命斗争的骨干。
  由于中共党员掌握了学生军的思想政治领导权和基层领导权,使国民党当局对学生军失去控制。所以,第三届广西学生军能够沿着青年运动的正确方向去努力、去奋斗,从而成为一支进步的、革命的力量,成为“铁打的一群”。
 
  [参考文献]
  [1]广西党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党在广西学生军[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88.
  [2]陈岸.我的革命生涯[M].北京:中共党史出版社,1995.
  [3]广西青运史资料征集委员会.广西青运史通讯[J].1990,(1).
  [4]郑洸.中国青年运动六十年[M].北京:中国青年出版社.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
 

主办单位:梧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联系地址:梧州市冬湖路1号 邮编:543002 联系电话:0774-6022024
  网站标识码 4504000030     桂ICP备12005716号-1

桂公网安备 45040502000076号